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甘肃 >> 经济调节 >> 企业发展
创新引领酒钢“乘风破浪”
日期:2020-08-03 07:16 来源:甘肃日报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作为西北地区建设最早、规模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酒钢的发展历程是一部勇克难关的创业史,更是一部改革创新的奋斗史。

  从“煤基氢冶金理论”研究实现重大突破,到开悬浮磁化焙烧技术大规模工业应用的先河;从酒钢不锈钢“登上”我国首艘极地探险邮轮,到成功进入国际核电建设领域;从成功挑战日欧钢铁巨头的锌铝镁生产技术封锁,到成为国内唯一具备批量生产铁素体抗菌不锈钢能力的企业……

  近年来,技术创新点燃了酒钢发展的引擎。新技术、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推动多个“重量级”科技成果密集亮相,不仅增加了企业逆势而上的“底气”,也让酒钢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不惧挑战,乘风破浪。

从“投石问路”到“核心突破”

  “20年前,第一次听说‘不用高炉也能炼出铁’的时候,既觉得不可思议,又仿佛看到了一道探索冶金新路径的‘曙光’。”酒钢科研人员王明华说,此后,他便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潜心探索这条冶金新路径。

  功夫不负有心人。20年后,他的研究成果“煤基氢冶金”问世,不仅打破了传统一氧化碳炼铁的唯一性,还给企业发展带来极大的产能优势和节能减排优势。此后,酒钢王明华团队在煤基氢冶金及干磨干选研究方面获得一系列重大科学发现,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煤基氢冶金理论”等三个理论体系,研发出多项相对应的前沿自主创新成果,获得国家授权专利80余件,其中发明专利50余件,抢占了行业发展的制高点。

  2019年9月6日,酒钢集团氢冶金研究院揭牌成立,率先确立了在氢冶金研究方面的领跑地位。今年,酒钢煤基氢冶金回转窑中试基地已开展了三次热负荷试车,多项指标效果良好,成功验证了“煤基氢冶金理论”在工业规模应用中的正确性和优越性。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才能生产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在高质量发展的路上,酒钢进一步明确创新方向和重点,加快基础应用研究步伐。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生产、使用国。国内手机用材主要是塑料和铝合金,分别存在质感不强、易磨损、强度低、不耐摔等问题。基于市场需求,酒钢决定研发具备较高强度且光亮、美观的不锈钢手机用材。

  “高质量手机用材必须达到光亮纯净、接收信号通畅要求。为达到要求,必须攻克很多难题,钢水纯净度和磁导率指标成为最大的‘拦路虎’。”酒钢集团不锈钢分公司冷轧主任工程师喻大刚直言,决定不锈钢材料抛光性能的是钢水纯净度,如果纯净度控制不当,材料在抛光过程中会出现沙眼、凹坑等缺陷。同时,普通的奥氏体不锈钢在固溶退火后会有残余铁素体组织,直接导致磁导率较高,对手机通信信号有一定的屏蔽效应。

  明确研发思路后,经过3年持续攻关,酒钢技术人员集中优势力量攻克了纯净度、磁导率等技术难题,2019年在国内率先开发出高端电子产品用超纯净抗电磁屏蔽奥氏体不锈钢。经检测,产品化学成分、力学性能满足相应标准要求,磁导率、夹杂物控制水平、成型性能满足行业使用要求。产品成功应用于知名手机生产,酒钢还成为国际高端手机制造商国内指定供货商。

从“埋头苦干”到“昂首领跑”

  “100万元!从没想过能拿这么多!”今年年初,酒钢集团将100万元的创新成果特等奖,颁给了碳钢薄板厂热镀锌铝镁产品综合技术研究项目团队。如此高额的奖励,不仅在酒钢历史上尚属首次,也在酒钢科技工作者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在行业内,锌铝镁产品生产技术长期被日欧钢铁巨头封锁。

  2016年11月9日清晨,酒钢第一卷性能检测合格的锌铝镁镍稀土合金镀层钢板成功下线,一举打破了这个“卡脖子”的局面。之后几年时间里,锌铝镁产品研发团队以稳定产品质量和批量化生产为目标,先后攻克了产品表面质量黑点等多项技术难题。

  将钢板“扔”在三亚的海滩、吐鲁番的戈壁滩接受长时间的日光暴晒,“暴力”打孔、折弯后掩埋于土壤下接受长时间“侵蚀”……恶劣环境验证了酒钢锌铝镁产品“真金不怕火炼”的高品质。

  如今,酒钢锌铝镁产品已应用于轻钢别墅、光伏电站工程、地下管廊工程、高铁站场、通讯基站等领域,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锌铝镁合金生产技术,彻底改变了酒钢行业内“跟随者”的身份,大步走向前台,引领该项技术不断向更高层次进发。

  “两碗米饭,各插一双筷子,其中插着抗菌不锈钢筷子的那碗饭能相对保鲜。”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杨柯教授用一个小实验,证明了抗菌不锈钢的抗菌性能。前不久,在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抗菌材料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上,酒钢集团宏兴股份公司送检的J430KJ抗菌不锈钢对大肠杆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抗菌率远超95%的国家标准,标志着酒钢抗菌不锈钢成功问世,成为目前国内唯一具备批量生产铁素体抗菌不锈钢能力的企业。

  “经过近三个月的日夜奋战,经历数十次试错和反复,最终攻克了抗菌相精准控制难题。”酒钢不锈钢研究所工程师程云霞介绍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生产生活带来巨大冲击,酒钢勇担国企责任,集结优秀的技术力量,开始全力研发铁素体抗菌不锈钢。目前,已研发出多个规格的铁素体抗菌不锈钢冷轧产品,首单铁素体抗菌不锈钢已成功交付客户。

从“一枝独秀”到“遍地开花”

  项目是推动企业发展的有效载体。酒钢十分注重发挥科研项目的依托作用,激活创新动能,助力转型升级。

  2019年4月,酒钢首个智能仓库建成试运行。通过运用天车三维位置的检测、视频监控、大数据分析等技术,可以对库内钢卷入库、出库、移库作业全过程实时跟踪,实现仓储信息化、管理智能化和运行高效化。同年,酒钢率先建成智能互联平台,在我国钢铁行业开了大数据炼铁的先河。大数据炼铁的应用,提高了酒钢炼铁数字化、科学化、智能化、标准化水平,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生产。

  除钢铁产业外,酒钢其他产业板块科技创新的“脉动”也处处可见。

  有色产业,中国首部“国字号”铝电解槽标准成功诞生,这一地道的“酒钢造”国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结束了中国铝行业60多年无电解槽技术规范国标的历史。

  电力能源产业,宏晟电热公司电锅炉突破设计煤种,非设计煤种掺烧比例可达到90%左右,意味着酒钢不用“吃”高价煤也能实现锅炉的稳定安全运行。

  装备制造产业,西部重工公司完成了世界最高海拔矿山西藏驱龙铜矿皮带机钢结构建造,同时利用3D砂型打印技术和覆膜砂精密铸造技术成功开发汽车平衡轴壳与支座、汽车摇臂、齿轮组等产品。

  ……

  酒钢科技创新项目实现遍地开花,并结出累累硕果。

  与此同时,在推进科技创新过程中,绿色理念、绿色投入、绿色项目、绿色技术,关于“绿色”的一切也开始被植入这座西北戈壁的钢企血脉中。

  冶炼废渣、牛粪,两种看似不搭界的东西,在酒钢却实现了巧妙的结合,孕育出绿色发展新希望。

  酒钢润源公司技术人员经过历时两年的研发,以酒钢自有固废为主要原料,成功生产出再造种植土。如今,在酒钢冶金渣场3万多平方米的试验田里,草坪草、苜蓿、油菜花、菊花等植物在新型土壤的培育下竞相生长,呈现“渣场绿洲”的新景象。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酒钢把全面推行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作为实现转型发展战略的重要目标,不断加大节能环保技术、工艺和装备的研发力度,加快制造业升级,正努力构建高效、清洁、低碳、循环的绿色制造体系。(记者张文博 通讯员殷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