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甘肃 >> 研究评论
共商“一带一路” 架起发展虹桥
日期:2017-09-29 08:55 来源:甘肃日报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路出玉门关,城接龙城坂。但事弦歌乐,谁道山川远。”北魏著名文学家温子升描写敦煌的脍炙人口的诗句,一直流传至今。在诗人的心里,西风斜阳尽起诗情,漫卷黄沙皆成画意,河川阻隔、山遥路远又算得了什么!

  中国历史上最具雄心壮志的皇帝之一,也是千年“丝绸之路”的缔造者汉武帝刘彻曾新赋《天马歌》一首,气势豪迈地抒发了“凿空”西域之初敦煌地方的风云际会——“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我想正是参与盛会的各国贵宾的共同心情。

  龙,是中华传统文化中对中国的代称。“今安匹兮龙为友”是热爱和平、珍视友谊、崇尚世界各国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中华民族数千年以来始终不改的坚定信念和不懈追求。与龙为友,与中国龙同声气、与中国龙共命运、与中国龙齐腾飞,共同维护天下的繁荣、和平与安宁,既是2000年前汉武大帝初通西域、开辟古丝绸之路的宏愿与梦想,也是如今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一带一路”的主旨与愿景。

  位于河西走廊最西端的敦煌,被誉为古丝绸路上的明珠,传统上被视为丝绸之路的起点。丝绸之路的开拓,使敦煌成为中国历史上率先对外开放的地区,成为中原与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吐纳口,成为东西交通的喉襟和具有国际意义的文化汇流之地。绵延两千年而不绝的丝路交通、贸易交换和文化交流,使得敦煌这个地处边远内陆的小城,却呈现出高度的开放、多元和包容,融合了许多来自中亚、西亚和我国西域、青藏、内蒙古等地的民族文化成分。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成的地方却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新疆等西北大地,再没有第二个。正是这种“凿空西域”的历史地位及其多元开放的文化特性,奠定了敦煌在丝路文化中独一无二的特殊地位,无论是谈“古丝绸之路”还是谈今天的“一带一路”,敦煌都注定是无法绕过的地方,因此,我国政府批准“丝路文博会”自去年起永久落户敦煌,今年“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又在这里举办。

  追溯“一带一路”的历史,人们总是将“张骞通西域”作为最初的源头。至今在敦煌莫高窟仍保存较为完好的第323窟北壁西端一组五幅连环壁画,表现的就是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场景——这是自古以来敦煌与丝绸之路割不断的血脉渊源的有力佐证。

  世界上的文化、文明,形态各异,多元多样,各有千秋,谁也不能说谁的文明就先进、谁的文明就落后;谁的文明就具有“普世价值”、谁的文明只是“小国寡民”。正所谓存在即合理、存在即价值,任何一种文明都一定有各自的独特之美,只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其文明之美还没有被他国人民充分发现。“发现”,正是现代传媒的主要功能之一,各国媒体都肩负着“发现他国之美”的神圣使命。

  万事万物都有其两面性,有美就也总会有一些瑕疵,有所长便也总会有其短。任何一种文明固有其美,但也都有其缺陷、并不完美。对他国的这些瑕疵、缺陷、短处和“痛点”,是拿放大镜甚至显微镜去寻找?是抓住一只“虱子”就如获至宝、嘲讽挖苦甚至幸灾乐祸?人性中虽有“审丑”和“褒己贬他”的普遍偏好,负面信息也比正面信息更吸引眼球,但是,对他国的“恶趣味贬损”必然会伤害人民的感情和互信,为民心相通设下障碍。我们还是应该对友邦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包容,全世界的美当然要由全世界的人民共同分享。

  说到美,世界上最美轮美奂的艺术形象莫过于敦煌飞天。敦煌飞天是敦煌莫高窟的名片,是敦煌艺术的标志。只要看到优美的飞天,人们就会想到敦煌莫高窟艺术;只要提到敦煌,人们也就自然而然联想到明眸皓齿、长袖善舞的飞天。琼楼玉宇,天乐齐鸣,星驰云涌,仙袂翩翩,敦煌飞天那种灵魂飘逸的优美飞姿和奔腾向上的力量感,带给人多少浪漫、多少遐想、多少欢娱!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唐代大诗人李白曾经这样吟哦赞叹敦煌飞天。敦煌飞天是中国美术史的一个奇迹,堪称人类艺术的天才创造。有人说,敦煌飞天寄托了人类征服自然、飞越太空、翱翔宇宙的伟大梦想;也有人说,敦煌飞天是当代载人航天、宇宙飞船等人类尖峰科技的最初灵感来源。

  相对而言,我更关注的是敦煌飞天表现出的那种“与天地相往来,与穹宇共沟通”的精神自由和梦想追求。而这也正是我们今天所要追求的理想与梦想。随着人工智能、量子通信、虚拟现实等最前沿新科技广泛用于未来世界的发展,人类离敦煌飞天的这一千年梦想已经越来越近。

  “一带一路”必将在各国之间架起一座“飞天”之桥。为了敦煌飞天那一缕畅通天下民心的精神梦想,全世界的朋友携起手来。 (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


相关信息
·甘肃省人民政府与中国铁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7-09-29
·甘肃推出兰渝铁路精品旅游线路 2017-09-29